网暴几成社会热点事件“标配”,如何打破网络暴力的“互害”逻辑?

2021-09-12 09:10:53
来源:文章来源于网络

  最近,德阳女医生因网络暴力自杀事件的3名被告人因侮辱罪被判刑。

  为什么检察以侵犯市民个人信息的嫌疑被起诉,法院以侮辱罪被判有罪?除3名被告人,掀起舆论热潮的网络媒体、大V以及众多转发、评论的网民,又该承担何种责任?如何打破网络暴力的互害逻辑?随着现实社会和网络社会的一体化倾向,个人应该如何构筑网络空间中的数字自我形象?
  这不是第一个因网络暴力而被判刑的案件。随着越来越多的网络事件伴随着某种程度的网络暴力,追问上述问题有助于明确网络空间必须遵守的规则和基础,更好地保护不能隔离网络外的所有人。
  网络暴力/本刊网络暴力图/本刊定罪量刑的依据是什么?
  时隔1077天到来的宣判,让受害者安某的家人感到一些安慰。
  2018年8月,四川德阳女医生安某与一名13岁男孩在泳池内发生身体碰撞,随后引发激烈冲突。几天后,男孩的三位家人将安某的个人信息发布到网上,并配注带有明显负面贬损、侮辱色彩的标题、帖文和评论,引发广大网民对其诋毁、谩骂,安某不堪压力自杀。
  在本案中,绵竹市人民检察院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向绵竹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最终法院判定三被告人犯侮辱罪。法院的解释是符合侮辱罪主体要件的侮辱罪主观要件符合侮辱罪客体要件的侮辱罪客观要件。
  一般来说,三名被告对受害者实施贬低人格、损害名誉等侮辱行为,影响受害者的社会评价,直接主观故意,三名被告具有刑事责任能力,根据侮辱罪的相关法律规定,认定其行为构成侮辱罪。
  对于一些网民不理解检察院以侵犯市民个人信息罪起诉,法院以侮辱罪被判有罪的情况,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作伙伴张雁峰说,这种情况在司法实践中并不少见。
  张雁峰说,根据现行刑法规定,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主要指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或者是行为人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行为。本案侵犯的是受害人的人格尊严和名誉权,而不是个人身份信息的安全和公民身份管理秩序,认定侮辱罪更合适。
  另据专家介绍,侵犯市民个人信息罪也侵犯了市民个人权利,但主要针对销售、提供个人信息或非法获得个人信息的情况,其犯罪主体通常是有组织的个人或机构。本案不存在非法出售、提供、获取个人信息的情况,与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成立要件有所不符,故从法律适用的角度说,以侮辱罪定罪更为合理。
  管理网络暴力的方法是什么?
\